武汉催乳师培训联盟

当孩子问你,生他的时候痛吗?你会怎么回答

小跳妈妈2021-01-11 12:15:10


-01-


去看望刚生了宝宝的堂妹,襁褓中的孩子睡得正香,堂妹看着孩子,一脸温柔。


除了和我分享初为人母的欣喜之外,堂妹还耿耿于怀生产时的疼痛,她用了一个词“人间地狱”,堂妹说:“姐,真不知道你怎么熬过来的,生孩子简直跟人间地狱一样,我痛得想死的心都有。



我笑:“天下妈妈都一样,生孩子时都是这么熬过来的。”堂妹说:“我痛得五脏六腑都拧在一起了,没有一点力气,哭着让医生剖腹产,医生说开刀来不及了,必须自己生,而且拖得越久宝宝就越危险,只好硬着头皮生了。”


堂妹正说到这里,闺女进屋给堂妹送猪蹄汤,听到这句话,有点惊慌地问我:“妈,您生我的时候也很痛吗?”我看着她,摇摇头说:“不痛不痛,你很乖,进产房没多久就出生了,妈妈一点儿也不痛,就跟蚂蚁夹了一下一样。”


闺女放心地走出房间后,堂妹“挖苦”我:“你可真行,生孩子的痛都能说成蚂蚁夹了一下,这心,可真够大的。”


其实,怎么可能不痛呢?我只是不想告诉闺女罢了。



女人生孩子时,到底有多痛?常见的说法是人体所能体验的痛感分为十级,第一级是被蚊子咬的痛,第二级是打麻药后准备做手术的痛,第三级是被小刀划伤的痛。然后依次是被人用巴掌打耳光的痛、被门夹了一下的痛、肚子痛、神经痛、手指被割断的痛、阑尾炎等内脏痛。而最后第十级,就是女人生孩子的痛。


生孩子的痛苦与危险,每个当妈的都知道,那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噩梦,也是常人无法承受的痛苦,不仅伴随剧痛,甚至有可能伴随生命危险。



乔杉和修睿有一个小品《爱之初体验》,乔杉被妈妈强迫去修睿开的孕妇体验中心体验孕妇的日常,从B超憋尿到产前检查,从采血化验到疼痛体验,乔杉一个也受不了。


分娩阵痛体验仪体验到二级时,乔杉痛得大吼大叫,含泪说了一句话“这才二级,我就受不了了,可我媳妇儿忍受的是十级疼痛,我媳妇这次是生二胎,等于遭了两遍罪”,当时我的眼泪唰的一下就下来了,因为我也想起了自己生孩子时经历的疼痛。


但面对年幼的闺女,我依然不会告诉她当时的一切,我还是选择轻描淡写一句带过。


-02-


闺蜜糖糖曾经跟我分享过一件事儿。

糖糖喜欢吃红烧肉,基本上只要她回家,父亲必定为她做。


从蜜汁红烧肉、毛氏红烧肉到干煸红烧肉、蒜香红烧肉……糖糖说她父亲学会了很多种红烧肉的做法,每一种都能达到色香味俱佳的程度,每一次都能让她吃得幸福而又满足。


上周回家,糖糖夸父亲:“爸,您手艺越来越好了啊。”她父亲说:“没啥,家常菜而已。”



父亲的“傲娇”让糖糖的母亲撇了嘴:“你咋不说你把肉烧成炭那么多次,你咋不说你切到手好几次,菜谱你都抄了好几遍。”


父亲看了糖糖一眼,辩解说:“谁说的,我没把肉烧成炭!我没有切到手!抄菜谱有啥!”


糖糖说,她就看着父亲和母亲斗嘴,感觉很幸福。


人到中年,还有人拿你当宝宝,把你的喜好放在心上,关心你的口味、呵护你的情绪,一次次做你最喜欢吃的菜,这是多大的幸运啊。


其实糖糖也知道,父亲为了把红烧肉练成拿手菜,肯定也经历过失败,他不可能第一次就做成功。但仅仅因为自己爱吃,哪怕程序再麻烦,父亲也从不厌烦,而且从不唠叨,总是轻描淡写地说:“没啥没啥,家常菜而已。”


他们精心准备孩子爱吃的所有的菜,做好之后,却很少动筷子,只会不停地招呼孩子多吃点。他们忽略了选材精挑细选的麻烦、他们忽略了做菜程序的繁琐,他们忽略了甄选菜谱的费力,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没啥没啥,一点儿也不费事。”


好在,糖糖懂得轻描淡写背后的深情,可惜以前的我,还不太懂。


-03-


那次我给母亲打电话,我问她在干什么,电话那端她的声音听起来快乐而匆忙:“老二啊,有事儿没?有事儿快说,没事儿我打牌了啊,我马上就和了!”我笑着说没事儿,然后就挂了电话。


母亲的这个状态让我很开心,自从我和姐姐各自成家,家里只有她和父亲,父亲又做了份小工。平时一天里的大部分时间,母亲都是一个人在家。



我怕她在家无聊,极力游说她没事儿就出去和邻居老太太们打打牌。现在看来,母亲总算是找到了同伴儿,可以一块儿玩了。

想着母亲找到了消遣的方法,我终于放了心。


周末,兴冲冲地回家,却见大门紧锁,邻居告诉我:“你妈住院了,都住一个多星期了。”


我心急火燎地赶到医院,看到躺在床上的母亲,忍不住冲她吼:“您怎么不告诉我您住院了?!”


父亲告诉我,母亲只是常规输液,真的没啥事儿


不相信他们的话,我去问医生,医生的话,让我很惊恐。母亲是急性肾炎,刚到医院的时候还发着高烧,便血,甚至一度双手无力,连抓父亲衣服的力气都没有,她的胳膊就直挺挺地垂在父亲胸前。


我65岁的父亲就这样背着母亲,三楼缴费,五楼见大夫,这个科室化验,那个科室取结果,他一个人在医院跑上跑下,却没有给我打一个电话。


母亲的肾炎控制住以后,我“埋怨”父母:“生病那天为啥不给我打电话?为啥不叫我回来?就不担心你们应付不了?”


父亲摇摇头,说:“这不没啥事儿吗?叫你回来干啥?!”


母亲轻描淡写地说:“真没啥,有事儿就叫你回来了。你请假天数多了,领导会说你吧?当妈的不能让孩子跟着受气。”



我听得心里酸痛,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在母亲的健康和孩子的工作之间,我的父母竟然“愚昧”地选择了儿女可有可无的工作,却淡化了自己仅有一次的生命。


想到这里,我问堂妹:“以后你儿子问你,生他的时候痛不痛?你会不会告诉他实话?”堂妹干脆利落地说:“当然不会,我会跟他说一点儿也不疼。”


看来,天下父母都一样,这世间,最会轻描淡写的人永远是父母。


淡化怀胎十月的辛苦,淡化分娩时的痛苦,淡化岁月催人老的心酸,淡化为孩子付出的一切,甚至淡化或者隐瞒病情,只是为了不让儿女担心和忧虑。

他们为孩子“设计”好了专属的谎言,却自认为这“蹩脚”的谎言永远不会被孩子发现。


那些轻描淡写的背后,是他们那颗无比深情的心。


那些轻描淡写的背后,是他们受过的苦、忍下的委屈、掉过的眼泪。


那些轻描淡写的背后,是他们对儿女深深的呵护和满满的怜惜。


来源:苗君甫(miaojunfu916)

胎毒堵奶婴儿鼻塞断奶蚕豆病

宝宝牙齿母乳知识退黄疸戒夜奶坐月子

幼儿湿疹二胎妈妈催奶吐奶长高听力筛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