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催乳师培训联盟

今天讲我自己的故事

elle爱乐哺育2022-08-02 13:27:44





行政妹妹说想采访一下我,做个专栏。



以往我们都是采访别人,写别人的故事,那么久了却忘记写一下自己的故事。不知不觉成为了“洪老师”,看多了别人家的酸甜苦辣家长里短,我都快忘记最初那些不堪回首的日子。



好吧,我想是时候写写自己了,跟大家讲讲洪老师还不是洪老师的时候那些故事,同时也是洪老师如何成为洪老师的故事。



我和哺乳指导的缘分要从大宝成成出生的时候开始说起。



在他出生的第五天,也就是15年的情人节,我前一晚由于生理性胀奶几乎一夜没睡,在那天晚上我已经和很多新手妈妈一样经历了热水烫敷(病急乱投医的我婆婆)、大人吸(被赶鸭子上架的山争)、梳子刮野路子通乳(自学成才的我妈)、网上搜偏方(心急如焚的我爸),总之各种办法试了一个遍。



精疲力尽折腾到半夜三点,之后好不容易打了个盹儿醒过来发现整个胸部已经硬的像石头,衣服碰到都很疼。





极度恐慌的我不顾产后的疲倦和冬日的寒冷赶快翻身起来,翻出在医院收到的一大摞催乳师名片,翻来覆去的看又总觉得不靠谱,思前想后决定大清早赶到成都的一家三甲妇幼医院。没想到这个决定彻底改变了我之后的人生轨迹,2015年2月14日,我经历了人生最惨烈的一天。千算万算也没料到,有文化有知识的女青年洪小白居然被成都市的一家三甲妇幼华丽丽地暴力通乳了!!!


整个过程现在回想起来还是瑟瑟发抖,躺在理疗床上我妈按住我,两位护士一边一人大力神掌使劲按揉。她们手一下去我就忍不住鬼哭狼嚎起来,眼泪也狂飙。什么形象什么理智瞬间抛到一边,我很怂地哀求护士轻一点或者给我一点喘息的时间不要不停地按,其中一位冷冷地说“你这算什么?我给我们医院的同事通乳都按出血了,别人拿块毛巾咬着哼都不哼一声!”另外一位也附和道:“对啊!前几天还有一个妈妈连续来了几天,每次都是自己把毛巾拿出来咬到气都不出的,你也太忍不得了!



我心里瞬间燃起对这两位妈妈的敬佩之情,同时羞愧自己如此不争气,毕竟生孩子那么痛也没哼一声,怎么这个时候就憋不住呢?我努力想象着关羽刮骨疗伤的画面希望自己也勇敢一点,一边喘大气一边想要努力咬牙憋住不要喊出声,可是一波接一波的剧痛迅速让我的汗水和泪水打湿了枕头。我妈在一旁压着我也一直在哭。



不知道过了多久,无止境的疼痛让我快要昏厥的时候,两位护士终于宣告此次治疗结束,是稍微松软了,可是全身瘫软得好像被暴打了一顿,几乎没办法靠自己的力气走出治疗室的大门。



我妈扛着我一步一步慢慢挪出去,我爸双眼通红的站在门口,他咬咬牙,嘴里挤出一句话“你怎么进去那么久!你再叫我真的要踹门进去了”。毕竟长到30岁,他从没有听我这样惨叫过(实际上后来我一看时间,我被按揉的过程不过20分钟,可是听到女儿一声接一声的惨叫,这20分钟在爸爸的心里就像两年那么长)。



开车回家的路上,我们三个都沉默不语,我是没力气说话,同时为自己麻木的胸部感到担心;我爸妈是为女儿的遭遇感到心疼。



你们问我山争去哪儿了?



我担心成成所以让山争呆在家里守着。那时候的山争也不是现在的山争,完全是猪队友一名。



他产后抑郁的事我改天慢慢吐槽。




暴力通乳的后遗症很快显现,回家没两天左侧乳晕外沿2点方向便出现了一个黄豆大小的硬结,接着就是乳腺炎高烧。我后来分析很可能是大力的按揉造成乳腺管损伤。



这个硬结直到大约半年之后才逐渐被身体吸收完毕。出月子又因为同样的位置疼痛再烧了一次。还有很多次老地方的堵奶。





(我经历第二次乳腺炎时写下的宝宝树日记)


可是,谁能料到这只是个坑妈的开始。接下来的喂奶过程更加让我痛不欲生,成成每次吃奶都让我钻心的痛。每次喂奶我都要花几分钟做心理准备,同时把枕头垫好摆好姿势,牙关紧咬两眼一闭做英勇就义状说“来吧”,家人再把成成递给我,含上的一瞬间,痛得打冷战,眼泪和汗水就会止不住的流下来。

鉴于有了医院的痛苦经历,我自己发明了一个减轻疼痛的方法,那就是一边咬牙乱哼歌一边用脚打拍子同时大力吸气,努力转移注意力。想象一下那个画面嗯?你也可以试试发明其他的转移注意力的办法,真的会好很多。



就这样才几天,双侧全是血泡,成成吃着奶嘴角也会流出一些血水。妈妈和婆婆说“正常的,当妈哪那么轻松啊!”“我那时候也是这样过来的,忍忍就好了”。



我说不出哪里不对,但是隐隐觉得这并不合理。

 

 

每次喂奶,我妈都疑惑地说“你的奶咋不飚呢?我那时候的奶哦,可以飚好远!”,婆婆也用手捏我说“都不怎么胀,里面有奶吗?”我很不开心她们这样说,但是因为完全是新手,一不会哄娃,二不懂喂奶,三生活经验没她们丰富,所以也根本无力还击。新人就得服软,这一铁律在任何领域都适用,当妈也不例外。





于是我只能每天喂奶17~18小时,白天黑夜地喂啊喂,只希望娃能长得好。辛辛苦苦奋斗了一个月,最后击垮我的是满月儿保。成成出生7斤6两,满月长了2斤2两,医生却说不是很够,体重偏轻。


(满月儿保之后朋友和我在亲宝宝上的对话)





这事儿摊别人身上可能就算了,加配方奶就加呗,奶不够就不够呗。可惜我从小就是个不喜欢随大流的人,喜欢新事物喜欢刨根问底;尤其讨厌自己的能力和努力不被认可,大家都说要这样可是我偏不信邪,于是开始上网疯狂查资料。



在一堆催奶食谱、发奶秘籍中间,我终于发现有一种手法是可以真正无痛通乳,有一种新兴的职业叫做“哺乳指导/母乳指导”,还有一个全世界范围内在母乳哺育支持领域最权威的认证——IBCLC国际认证哺乳顾问



我感到很震惊,明明有这么好的办法,可是绝大多数女性还和我一样傻傻忍受不必要的伤痛,还有那么多黑锅随意砸给妈妈们,娃吃不好睡不香体重增加不够多都是母乳惹的祸!喂奶就得痛,痛你就得忍着!我们以前多能吃苦,你想要不痛那就是不肯吃苦!娇气!



这是什么脑回路???21世纪了,我们不愁吃穿,却还在沿用几十年前的落后土办法来让自己原本就疲惫的身心雪上加霜!别总说以前怎么样,以前拉完粑粑还用树叶擦呢!这时候咋不返璞归真试试看?时代不同了,想让自己舒服点怎么就不是好妈妈了?



我必须要做点什么!



要让更多的人了解科学舒适的育儿、母乳喂养方法;想让更多的宝宝顺利吃上妈妈的放心奶;想让更多的女性不再处于自责和抑郁之中;想让大家别再走我曾经走过的弯路。母乳喂养不应该是枷锁,而是帮助女性成长的动力。



于是我开始了漫长的拖家带口的学习和积累的历程,带着我妈和成成全国飞了20多次。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两年时间,我一边执业一边进修国际认证的课程,通过了上海中医药大学的14门基础医学考试和国际认证哺乳顾问协会的全球统一考试,成为了中国378位国际认证哺乳顾问之一。新手奶妈洪玥成为了大家口中的“洪老师”,也有了2年2个月丰富的母乳喂养经历。





(这个玥洪我自己也是看了很久,总算忍住了给总部写信要求重发的冲动)



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30岁以后逐渐了解伤痛不一定是坏事。



如果没有这样的遭遇,我不会对大家的痛苦如此感同身受,不会觉得母乳可喂可不喂,不会觉得喂不好都是妈妈的责任。



每当解决了妈妈们的问题,那种成就感都让我非常非常快乐。



从业的三年多里,我见证了两千多家庭的喜怒哀乐,也从新手妈妈成长为elle爱乐哺育的创办人。elle是法语中“她”的意思,作为一个“大女人主义者”,我发现女人的身体蕴含着无穷的能量,这些能量在怀孕哺乳养育孩子的过程中可以被最大程度的激发出来。所以爱乐包含着我对女人能力的极大认可,希望妈妈们能在爱乐实现快乐哺育。不管喂多久、怎么喂,都可以尽量开心和轻松,自己的孩子自己做主。



一窍不通的新手妈妈逐渐成长为养娃主力军,这个过程中我们不断的克服困难,积累经验,和宝宝越来越默契,自己越来越自信,这个过程很累很苦,也真的很美。其实更多时候我只是陪伴者和支持者,承蒙大家抬爱,礼貌的喊我一声“洪老师”,这个称呼我视为一种充满幽默的昵称。



这些年感谢大家对我的信任,我愿保持初心继续前行。



 


一直以来都是我聆听别人的故事

 今天谢谢大家抽时间来听我讲故事



大家对暴力通乳都有什么看法

欢迎文章下面留言一起讨论

以后我会讲述更多的故事

我的山争的大家的



我们也开放妈妈群

想进群的请扫小助手二维码拉你进群